广州:高风险航班千余名入境人员已再次核酸检测


福奇爱好体育和艺术,高中时期曾是篮球校队一员。在疫情期间,他接受NBA金州勇士队球星库里的“跨界”采访。福奇在采访中特别提醒年轻人,不要自以为年轻力壮,就对新冠病毒有免疫力。“谁也不想整天被关在家里,就像不让你打球,你也不爽一样。但目前严峻的挑战下,需要所有人团结一致、无所畏惧,做应该做的事”。

福奇给人的印象是,回答问题直接坦率。如果所谈话题没有事实或数据支撑,他会强调自己掌握的情况不足,并给出疫情发展多种可能性的分析。

江苏鱼跃医疗设备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袁振说:“呼吸机生产门槛高,品控要求严格,预计订单排队情况将持续。”

自美国1月21日确诊首例新冠肺炎病例后,这位白宫医学专家出现在新闻镜头前的时间越来越长。白宫联席会、国会听证会、智库研讨会、电视台采访,只要与疫情有关,福奇的身影可谓无处不在,以至于一位国会议员打趣问他是否有一个双胞胎兄弟。

在白宫“战疫”的两个多月来,福奇反复被问的一类问题也是关于“时间”——“拐点”何时到来?疫情何时结束?经济何时重启?但他至今没有明确答案。

核心技术和零件依赖国外,供应链脆弱

据了解,美国、法国、德国、英国等多个国家均表示呼吸机短缺,全球对呼吸机的需求已经飙升至数十万台。

受访呼吸机企业负责人表示,当下首先应该尽力确保上游原材料的顺畅供应。

“全球供应链在短时间内很难适应激增的需求。我们一个国际供应商原本提供的一个季度的物料,但现在一个月之内就被消耗掉了。”她说。

福奇的前上司、克林顿政府时期的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唐娜·莎拉拉说,“福奇正在扮演和他过去一样的角色,以确保科学是准确和明确的”“在公共卫生紧急情况下,对美国公众可信的人是科学家和医生,而不是政客”。